辦公室裝修

關於部落格
酒店促酒推銷
  • 12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舊樓裝電梯

  羊城晚報記者   何偉傑 許琛 凌越 甘韻儀   老樓加裝電梯補償方案終於有了!廣州市法制辦相關負責人25日在接訪現場透露,兩周內將組織房地產等相關領域專家對該補償方案進行論證。   為瞭解決舊樓加裝電梯的難題,廣州市早在2012年就出台《廣州市既有住宅增設電梯試行辦法》(以下簡稱《辦法》),但由於《辦法》對低層住戶如何分攤及補償標準缺乏指引,一度備受質疑。   事實上,早在2011年,廣州市法制辦就委托廣州市社科院研究制定相應的補償參考標準。事隔三年,這則一度被認為“難產”的“補償標準”終於在近日浮出水面,並得到廣州市市長陳建華批示。   現存衝突:低層住戶自覺“吃虧”   早在2012年,廣州市出台了《廣州市既有住宅增設電梯試行辦法》,其中規定申請加裝電梯只要占建築物總面積2/3以上且占總人數2/3以上業主同意即可,大力推動了舊樓加裝電梯的進程。然而《辦法》出台後,爭論和矛盾有增無減。有媒體統計,在該《辦法》施行的一年裡,因加裝電梯狀告廣州市規劃局的官司便有十幾起。因舊樓加裝電梯而出現的高低層住戶衝突事件也越來越多。   矛盾最為突出的是番禺麗江花園。今年6月份,麗江花園“麗波樓”7座高低層住戶因電梯加裝持刀對峙;7月中旬,“麗茹樓”1座低層業主不滿加裝施工,喊來城管制止施工;7月底,“麗波樓”6座又發生了低層住戶為阻止施工自纏電線,之後“麗波樓”9座低層業主又說被高層業主入屋追打,這一條“空降”而來的電梯,讓很多業主陷入糾紛。   記者發現,高低層在加裝電梯問題上的矛盾焦點在於:電梯建成後,方便了高層的出行,並沒有給低層帶來合理的好處,不僅通風采光受阻,改變原有的樓梯結構也影響消防,更重要的是,低層房子將面臨貶值;高層住戶往往認為已經征求了“雙2/3”業主同意,按照《辦法》規定是可以加裝電梯的。   記者日前走訪一些正在實行舊樓加裝電梯的小區發現,正如麗江花園一樣,由於《辦法》對因加裝電梯而受損的業主補償標準過於模糊,高低層住戶間仍存嫌隙。   熱議新規:質疑補償標準不客觀   事實上,早在2011年8月,廣州市法制辦就委托廣州市社科院研究制定相應的補償參考標準,然而說好的補償參考標準一直沒有下文。本月初,廣州市政協委員韓志鵬上交提案 ,再次呼籲儘快公佈補償標準。近日,這則一度被認為“難產”的《廣州市既有住宅增設電梯集資分攤費用的參考標準》(以下簡稱《標準》)終於浮出水面。   《標準》公佈後引起社會熱議,記者走訪各大舊樓加裝電梯小區發現,不少業主對該《標準》提出了不少意見,但總體上“彈多贊少”。   記者瞭解到,《標準》為7層、8層、9層、10層樓量身定做了四套補償方案。均假設電梯加裝費為50萬元。   10   如果是10層住宅樓,則1至3樓住戶需要補償,4至10樓住戶需要分攤費用(電梯加裝費和補償費)。根據公式計算,1至3樓住戶需要補償分別為:7.85萬元、6.43萬元、3.75萬元。4層至10層住戶則需要支付分攤費用,費用從5.09萬元至13.98萬元不等,樓層越高分攤越多。   9   如果是9層住宅樓,則1至3樓住戶需要補償,4至9樓住戶需要分攤費用(電梯加裝費和補償費)。根據公式計算,1層的補償費用為11.37萬元,2層為5.97萬元,3層僅為0.16萬元。4層至9層住戶則需要支付分攤費用,費用從6.91萬元至15萬元多不等,樓層越高分攤越多。   8   如果是8層住宅樓,則1至2樓住戶需要補償,3至7樓住戶需要分攤費用(電梯加裝費和補償費)。根據公式計算,1層住戶可得到9萬多元補償款,2層住戶可得到約6.1萬補償款,3層至8層住戶則需要支付分攤費用,從3.68萬至15萬多不等,樓層越高分攤越多。   7   如果是7層住宅樓,則1至2樓住戶需要補償,3至7樓住戶需要分攤費用(電梯加裝費和補償費)。根據公式計算,1層分得的補償為8.76萬元補償款,2層分得1.57萬元補償款,3層至7層住戶則需要支付分攤費用,從7.25萬元到15.75萬元不等,樓層越高分攤越多。   聲音 1   以電梯造價作基數不客觀   某舊樓加裝電梯小區業主黃小姐認為,該標準以電梯造價為基數折算賠償的方式並不客觀。一方面,高層業主可能會為了降低補償將電梯加裝總價壓低,“事實上,目前不少電梯加裝工程方為了更容易施工,已經把總價壓低了,原來50萬元的電梯,報出來的價竟是30萬元以下,這方面相關部門該如何監管?”另一方面,加裝電梯會導致高低層房價出現變化,她認為,應聘請權威中介機構對大樓房價作出評估,以此為基數進行賠償,而並非以加裝的電梯造價作基數。   聲音 2   標準應充分考慮歷史因素   白雲區某大學教工宿舍如今也陷入電梯加裝風波,有低層業主指出,《標準》忽視了房改房的歷史因素。他表示,很多房改房以前是單位宿舍,分房時職務高的人往往能優先選房,當時大家都是年輕人,為了採光好,都喜歡選五、六、七樓,頂層和低層由於採光以及散熱等原因往往留給了排在最後的人。但根據《標準》,樓層越高分攤越高,這讓本來就是“受害者”的他們還要承擔更高的支出,這並不公平。   聲音 3   標準沒能兼顧商品房   《標準》的公佈也沒能讓麗江花園電梯加裝的紛爭就此平息。在《標準》公佈的第二天,“麗波樓”4座的高低層代表業主在街道的出面下進行了一場調解,核心問題還是加建電梯的安全和費用問題。有低層業主表示,《標準》主要針對房改房,對於他們的商品房缺乏參考價值。首先,他們雖然是九樓,但首層是架空層,其次他們是一梯八戶,按照電梯安裝費的基數折算的補償再多,分到每一戶也很少。“我們商品房都是業主的真金白銀買回來的,應該要按照房子當時購買時的房價作為標準來定,而不是電梯安裝費用。”   聲音 4   低層獲補償   是否有權坐電梯?   《標準》同樣引起很多高層住戶的不滿。某房改房小區如今正在為電梯加裝張羅,看到標準後,有本來同意加裝電梯的住戶坦言自己“有點後悔”。他給記者算了一筆賬:該棟大樓高九層,一共34戶,同意加裝電梯28戶,加裝電梯費用為48萬元,原來每戶平均下來也就分攤一萬多塊錢。但按照標準,同意加裝的住戶除了要掏這筆錢之外,每戶還得額外再多掏近5000元錢用於補償低層住戶,“突然多了那麼多錢,說實話我接受不了。”而且也有高層住戶提出,高層不但要賠償低層,而且低層還不參與電梯費分攤,“那我們是不是可以禁止低層坐電梯?而同意加裝電梯的低層住戶,我們又該不該補償給他們?”   委員聲音   韓志鵬:   《標準》要實施   應公開聽證   呼籲多年,補償標準最終露了真容,這讓廣州市政協委員韓志鵬多少感到欣慰,“從大方向來說,這是一件好事,起碼我們加裝電梯的業主們能看到一個指引性的東西,有個協商依據,比什麼都沒有,光是無休止的爭論要好很多。”他坦言,《標準》出台後,他接到了很多來自高底層住戶的電話,反映的卻是一些前所未有的新問題,例如一些低層業主原來沒補償,現在看到標準後又想拿補償;一些高層業主因為費用過高一度想打“打退堂鼓”,“說實在話,標準出來後,高低層的反彈都很大。”韓志鵬表示,電梯加裝補償標準,牽扯到千家萬戶的利益,幾個專家關起門來論證是不行的,應該更廣泛聽取民意,必要時還應該召開聽證會。   何偉傑 、許琛、 凌越、甘韻儀  (原標題:舊樓裝電梯) 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